時事評論2018最新作文素材5篇

image
  有很多的同學是非常想知道,高考時事評論的作文素材有哪些的,小編整理了相關信息,希望會對大家有所幫助!  第20屆上海國際電影節,向來有“小鋼炮”之稱的馮小剛火力全開。
對于觀眾常吐槽的垃圾電影太多,馮導稱是垃圾觀眾的存在才形成了那么多垃圾電影,現狀就是“往往垃圾電影的票房還很好!”  到底是垃圾電影太多,還是垃圾觀眾太多,這似乎是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,但是這個問題卻不能無解,需要從多方面思考和反思。
  首先,垃圾電影是如何出現的。
表面看,垃圾電影是因為有了垃圾編劇而產生的,但是深刻分析,垃圾電影的出現與影視資本的高度壟斷有著巨大的關系。
影視資本掌握在少數人手中,沒人管制,沒有約束,他們想拍什么就拍什么,想怎么拍就怎么辦,甚至為了追求收視率和票房,劍走偏鋒,無視社會影響和文化責任,投資拍攝一些爛片和雷劇,以此吸引消費。
垃圾電影由此誕生。
  也就是說,垃圾電影的出現,一方面由于影視資本過度集中,給了一些人隨心所欲的機會;另一方面,影視拍攝缺乏必要的管控。
沒有監管,沒有審查,沒有約束,影視拍攝處于散亂狀態,一些人當然會急功近利,走旁門左道。
因此,應該打破這種影視資本高度壟斷的狀態,分解資本,分散權力。
投拍影視劇是一項十分慎重的工作,不僅需要對劇本進行審查,還應該對拍攝進行充分的調查和反復論證,包括劇本的社會價值、市場前景的評判等等,經過充分的論證之后,這樣投拍才能有的放矢,做到心中有數。
  習19日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,強調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,要營造一個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。
我國是一個網絡大國,正在由網絡大國走向網絡強國,截止去年底,我國網民已達到6.88億,我國網絡的開放程度和活躍程度也是世界上少有的,網絡的飛速發展不僅給網民帶來了“紅利”,也成了助推經濟發展的“新動能”,對穩就業、促升級發揮了突出作用,并正在推動經濟社會發生深刻變革。
但是網絡也不是“法外之地”。
在現實生活中,總有一部分人為牟取非法暴利,而罔顧道德法紀、背“道”而行。
如近期遭曝光或關閉的一些網站,由于他們財迷心竅、疏于管理,或不善不會管理,致使部分網站或網絡欺詐,或低俗,或擾亂秩序,或為了迎合點擊量,故意制造虛假新聞,散布謠言,制造恐慌,等等。
廣大網民應自覺行動起來,加強監督、加強舉報,發現一個,舉報一個,曝光一個,讓有關單位加以嚴懲,絕不手軟、絕不姑息。
窮追猛打,打得讓他們不敢、不愿再破壞我們的“精神家園”為止。
共同守護好我們的“精神家園”,就要從自己做起,從小事做起,嚴格遵守“網絡七條底線”。
讓我們的“精神家園”放發出更加璀璨的光芒、更加迷人的光彩。
  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吳永寧失手墜樓,對其家人和女友來說,是一件慘痛的悲劇,對社會來說,亟需加強對類似“極限運動”的管理與引導,既要鼓勵敢于挑戰的精神,也要強調人生安全與公共安全。
勇于探索不是盲目玩命。
  斯人已逝,是是非非卻并未隨之而去。
最近,一段吳永寧失手跌落的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。
中國新聞評論在這段視頻上,清晰記錄了吳永寧在生命盡頭最后的嘗試并最終跌落的畫面,每一個看到這個視頻的人,都不由得心頭一顫。
不管出于何種目的,將這樣的視頻發布到網絡上,都是對死者及其家人極大的不尊重。
  這個視頻,是吳永寧生前最后一次挑戰高空建筑的視頻,由他自己架在邊上的手機拍攝的。
他去世之后,手機到了他爸爸手里。
某媒體記者前往采訪的時候,提出來要看一下他的手機,并當著其父的面對視頻進行了翻拍,當時家人并未阻止。
隨后,該媒體記者就將視頻發到了網上,引發質疑。
  吳永寧女朋友在微博上悲憤地表示,“今天突然看到這個視頻,我哭死。
吳詠(永)寧一家善良,你們說要看手機,他爸爸就給你們,沒讓你們發出來。
考慮我們家人的感受嗎?如果你們再不撤下來,等著我的死訊消息。
讓你們賺錢。
讓你們繼續曝。
”在的壓力下,該媒體撤下了視頻,并進行了道歉。
  人們可以對吳永寧的行為表示不理解甚至批評,直至進行反思,但他的死無論如何都是一件悲傷的事情,他作為死者的權利應當得到他人的尊重。
媒體可以報道,可以評論,但不應該為發布所謂獨家信息,在沒有征得家人同意的情況下,貿然發布視頻,是缺乏操守的行為,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
這樣殘酷的視頻,對觀看者來說,也極易引起心理不適。
作為媒體,無論通過什么手段獲得類似視頻,也應當慎重公開,以免對死者、對家屬乃至社會造成傷害。
  在眼球經濟時代,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來吸引眼球和流量。
作為社會運行的基本規則,某些底線是不能觸碰的。
比如,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的底線不能破,公序良俗的底線不能破,與人為善的底線不能破,媒體的職業操守不能破。
為了爭搶所謂的獨家,而悍然破壞底線的行為,是任何辯解都無法洗清的恥辱。
  從這件事上,媒體從業人員更應該警醒。
中國評論新聞無論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,都應當有共同的底線意識。
在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,更需要克制追求獨家轟動效應的沖動,慎重再慎重,考證再考證,消息報得早一點晚一點有什么要緊呢?受眾早已信息過剩,反倒是有觀點有態度有分析的見解和觀點,才是真正無可替代的獨家。
  近日,女作家瓊瑤因是否給失智的丈夫平鑫濤插胃管,與其繼子繼女爭執不休,進而在網上公開決裂,引起人們的關注。
  這事情既涉及瓊瑤與平鑫濤的婚戀往事,也涉及其家庭內部糾紛,外人其實很難評價。
但這事情的背后,反映了雙方對待“安樂死”的態度,卻值得引起思考。
  關于安樂死,許多人可以說已經很熟悉,但也可以說熟悉的只是概念,而缺乏切身體會。
安樂死大致可以分作兩種,一種是消極的,也就是不再主動采取各種手段延長病患的生命體征;另一種是積極的,也就是采取主動介入,用藥物或其他手段提前結束病患生命,以避免病患受到更多苦痛折磨。
  消極的安樂死是選擇“不作為”,而積極的安樂死則是一種主動干預,二者都可能引理問題,后者更可能觸及和產生法律問題。
  無論從瓊瑤早先發出的交待身后事的公開信,還是她對平鑫濤的治療意見,都可以看出她所求的是消極的安樂死,也就是不再尋求通過過度治療手段來延續生命,以免身體繼續受到病痛折磨。
平鑫濤本人也留有遺囑明示:“當我病危的時候,請你們不要把我送進加護病房。
我不要任何管子和醫療器具來維持我的生命。
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護病房里。
”  按理,平鑫濤留有遺囑,事情并不難辦。
問題在于,雙方對平鑫濤的病情判斷不同,對他的遺囑的解釋也有所不同。
瓊瑤認為,平鑫濤已經大中風,加上失智失能,“這個躺在床上的,只是一副軀殼而已!”平鑫濤的子女則認為,“所有醫生自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判定過父親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,他只是失智而已”。
  換言之,既然平鑫濤還沒有到病危的程度,作為子女也就不應該放棄。
但有人可能沒有意識到,對于平鑫濤這樣年屆九十的老人來講,大中風意味著什么。
如果一個人在失智的情況下,需要通過插胃管、打點滴等手段來維持生命,即使還在呼吸著空氣,但其生存質量如何,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這時候,如果病人本人立有遺囑,明確表示不想這么做,其實就已經沒有必要再去摳“病危”這個字眼了。
  當然,是否插胃管或別的什么,更多看的是家屬的意愿,怎么選擇都不該受到責備。
瓊瑤原本也可以選擇讓步,這樣做反倒不會遭受非議;但她卻堅持執行平鑫濤的愿望,這更加需要勇氣。
在這問題上,瓊瑤為自己和平鑫濤所爭取的,其實是一個人在生命最后階段的基本尊嚴。
這是許多人想做而不敢做或無法做到的,應當贏得人們的理解。
  環顧國內,固然安樂死的說法流行有年,但說實話,無論是在法理還是倫理層面,都沒有什么突破。
這在客觀上導致每年有相當數量的老人和病患,在受盡病痛折磨后,艱難地死去。
特別是一些癌癥患者,在進入晚期后,難免備受癌痛折磨,痛不欲生。
  但這時候,設若病患自己不表態,其伴侶或子女都不敢輕言放棄治療。
而實際上所謂治療,不過是借助插胃管、導尿管和上呼吸機,勉強維持其生命體征。
這究竟是一種人道還是非人道的做法,實在值得深入討論。
  瓊瑤的遭遇不會是一樁孤例,只是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。
如今,因為這件事情的公開化,反倒給了我們一個契機,去審視和探討眼下國內在這方面存在的缺失。
這或許也有助于讓人碰到類似問題時,有一定的心理準備和理智判斷。
  最近,一組六格咆哮式“我們是誰”的漫畫走紅,從媒體界迅速蔓延至各行各業。
簡單的臺詞,直白的吐槽,被不少人稱之為“解壓神器”。
漫畫形式是表,配圖文字才是里。
借由小人張開的大嘴,這組漫畫喊出了許多人現實生活中無聲的“腹語”,比如對無休止加班的吐槽,對工作低質量重復的調侃„一言以蔽之,讓這組漫畫撥動人們心弦的,是不吐不快的酣暢。
  漫畫里的主人公“跳跳魚小姐”最早誕生于2010年,在過去長達7年的時間里,在國內并不為人所知。
畢竟畫風稱不上精細,形式也相對單調。
然而稍稍修飾后,配上了直白而直抒胸臆的文字,就成了各個行業、不同人群的共同“吶喊”——“我們是誰”。
  “我們是誰”,關于這個問題,不少人曾多少次追問過,但似乎都沒有漫畫爆紅后這般強烈。
其中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在于,當今社會時一個快節奏、高強度的社會,讓不少人感受到生活、工作和學習的巨大壓力,于是積累下一些情緒亟待釋放。
而漫畫則給了一個讓“休眠火山”爆發的觸點,有了“巖漿”噴射般的吐槽。
其實,這也正常,壓力之下難免會有情緒的宣泄。
  詩歌創作被稱為人類想象力的高級表現之一,寫詩被視為人類最后的一個精神文化堡壘。
今年5月19日,人工智能機器人小冰在北京舉辦了她“個人”第一部原創詩集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新書發布會,引發詩人圈空前的熱議和爭論。
8月19日,小冰開設專欄“小冰的詩”,獨家發布她的新作《全世界就在那里》(外二首),第一次在報紙上開專欄,再次引發讀者的強烈討論。
  人工智能的每一次突破,都引起社會轟動和震撼,并一次次打破了人類的認知局限,不得不用新的眼光去看待人工智能。
機器人先是在機械式體力勞動方面,逐步取代了人類,“機器換人”成為工業4.0的一致認同,亦引發各界對失業的爭議。
  機器人在智力方面的進步,更加令人感到不安,如今機器人不僅在國際象棋、圍棋等頂尖智力游戲里,戰勝人類高手,并挺進藝術創作領域,會唱歌、寫財經評論、寫詩、開專欄,展現人工智能的藝術創造力。